童趣英语

做自己的事

MIND YOUR OWN BUSINESS


timg (1).jpg


开诚布公的讨论,不会引起孩子本能的反抗。多提出各种可能性,即使有些可能出现的情况我们不能接受,也要提出来让孩子思考。这种客观、全面的处理方式,是培养孩子理性思考和判断的重要前提。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和孩子都会发现,孩子能够形成对他现在和将来最好的能力和价值观。


  亚瑟跑进厨房,非常伤心地大哭起来:“妈妈,爸爸打我!”妈妈放下手上的事情,抱着儿子安慰道:“到底怎么了?”“他说我很野蛮,然后打了我一巴掌。”“好的,宝贝,我会处理这件事的。现在别哭了。”亚瑟不再哭了, 妈妈来到车库找到正在忙碌的爸爸。接下来爸爸妈妈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妈妈再次申明(第一百次了)她不赞成体罚。爸爸则声称,亚瑟也是他的儿子,当他让亚瑟把自行车放好时,他不想听到这孩子出口不逊。亚瑟站在旁边,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两个人的关系是这两个人的事。亚瑟和爸爸的关系是他们俩的事,妈妈没有权利控制他们俩的关系。当亚瑟找妈妈告状时,妈妈可以说:“宝贝, 我也感到难过。你不喜欢爸爸打你,那你能不能想出什么好办法,让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等一会儿以后,当这场冲突冷却下来,妈妈可以和亚瑟起讨论, 引导亚瑟明白,怎么样才不会再被打。如果妈妈希望教育孩子,她就不能偏袒。


  在刚才的情况中,亚瑟其实很享受家里三个人的关系,三个人的“合作”其实也很完美。我们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亚瑟很擅长让父母发生冲突。很明显,妈妈是家里的“老板” ,而且她和儿子站在边联手对抗爸爸。亚瑟巧妙地利用父母之间的争执来确保妈妈始终支持他、维护他,帮助他反对爸爸的意见。当亚瑟用这样的方式操纵父母达到自己的目的时,他的心理发展是不健康的,他通过让别人敌对来保护自己,而不是思考怎样面对和解决问题。妈妈不明白亚瑟的心理活动以及对自我认知的损害,掉入了这个陷阱。而爸爸决定要消除妈妈对亚瑟的纵容,所以亚瑟一不听话,爸爸就揍他。然后妈妈更加坚定要让孩子生活的环境里没有体罚,通过怒斥和争吵强迫爸爸接受她的想法。看,亚瑟取得了全面胜利。母子俩合作,让爸爸受到责备;然后父子俩又合作,让妈妈生气;再然后父母又合作,发生争吵以表现谁才是支配者。


  虽然是合作,但这是不健康、不和谐的合作氛围和家庭氛围,不能教会亚瑟尊重他人,尤其是尊重自己的父亲。当然,亚瑟不喜欢被爸爸打,但实际情况中,亚瑟用被爸爸打来换取妈妈的支持和让爸爸威信扫地。而妈妈认为亚瑟被打是体罚,这和她的理念相反,她则利用这样的机会促使丈夫改变,加强对丈夫的控制。妈妈应该做好自己,面不是试图控制每件事。她有权利自己不打孩子,但是没有权利干涉丈夫对待儿子的方式。亚瑟和爸爸的关系是他们俩的事,不该妈妈管。


  我们知道这个观点很多人都想不通:我们应该关怀孩子,应该关怀别人对待孩子的方式是否正确和合适呀!是的,我们确实应该关怀孩子。然而,什么是正确和合适的方式呢?谁是判断的权威呢?在一个民主的家庭里,是不存在权威的。再说,我们既然认可孩子有自主的能力和为自己做决定的权利,那我们就应该看到每个孩子的性格、言行都不同,这使得别人对待他们的方式也不同。那么,我们更加有责任去了解整体情况、孩子行为背后的目的、孩子与他人的关系等。有了这些了解,我们才可以,而且必须,引导和训练孩子了解规则,培养他们实事求是、相互合作。这是我们唯一能够激发 孩子行为越来越好的方式。


  父母两人性格不同,想法和意见不同,这很正常。如果双方能够达成一致,当然最好。但意见一致不是必须的。孩子会观察和感受自己周围的人,他能够自行决定接受什么、拒绝什么。而且,孩子和他人的关系里,孩子自己的行为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就算父母意见一致,他们和孩子的关系还是会不同。正是因为这样,孩子永远不会混淆自己和妈妈、爸爸、祖父母、亲戚等之间的关系。他们心里非常清楚,而且知道怎么从不同的关系中给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好处。再进一步,我们会发现:妈妈对自己育儿能力的信心,和她在乎其他人的育儿方式这两者之间有着必然联系。妈妈越在乎别人怎么对待自己的孩子和别人“不对”的地方,孩子就越容易在这个地方出现问题。如果妈妈能够激发孩子的行为越来越好,妈妈就不会在乎其他人的方式。其他人只不过是孩子环境中的事实情况而已。


  埃斯特七岁,是爷爷奶奶唯一的孙女,奶奶抓住每个机会给她买礼物。而爸爸妈妈认为只应该在适当的时候、有合适的理由才可以给埃斯特买礼物。复活节时,奶奶送给埃斯特六样礼物,生日时五样,圣诞节时十样。当她打开爸爸妈妈的礼物的时候,她向他们表示感谢,表现出欢喜。然而当她拆完奶奶给的所有礼物之后,她说:“就这么多吗?”过了几天,妈妈看到埃斯特把所有能得到礼物的日子都专门标了出来。妈妈对埃斯特的做法有些不安,于是跟爸爸说了这件事,请他跟奶奶说不要再给埃斯特礼物了。而爸爸拒绝了妈妈,觉得妈妈不可理喻,结果两人发生了一场争吵。妈妈更加确定奶奶对埃斯特的溺爱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可怜的妈妈完全不知道自己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看到的只是和实际情况八竿子打不着的所谓危险。因为爸爸妈妈对送埃斯特礼物的态度比较正确,所以埃斯特并没有表现出贪得无厌,她只对奶奶才这样。妈妈不能控制奶奶的做法,那不是她该管的事情。奶奶和埃斯特之间的关系是他们俩的事。明白了这一点,妈妈就会有信心,相信自己的行为能够为“礼物行为”树立家庭典范,足以平衡奶奶的过度慷慨。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孩子不仅要学会接受礼物,还要学会给予礼物。她需要记住奶奶的生日,还要学会在圣诞节、情人节(在西方,情人节也是家人相互表达爱意的节日。)给予礼物,最好是埃斯特可以自己制作礼物。其他的,妈妈就不用插手了,让埃斯特自已处理和奶奶的关系。


  在孩子生活的环境中,除了父母以外还有其他的大人,通常祖父母和亲戚是孩子最早接触的其他大人,接着是邻居、父母的朋友、老师、社区里的人。父母很难控制这些人对孩子的影响。当孩子受到不良影响时,父母会本能地去反对这个大人,申明自己的理念,减少或消除这些人给孩子的影响。这其实没有什么用,孩子并不需要别人给自己的环境设置防线,或者重新规划。我们要做的,是当孩子对这些影响产生反应时,给予恰当的指导。外界影响本身对孩子不重要,他怎么反应才是最重要的。


  孩子是独立的个体,会跟每个与他有亲密接触的人发展出不同的人际关系。我们的孩子必须和不同的人接触,积累不同的经验,这样他们才能学习、了解、判断这个世界。我们的责任是找到合适的时机,引导并支持孩子进行正确的判断。


  现代家庭中,父母与祖父母的关系是很多矛盾的根源。这个事实恰恰证明了我们的社会文化已经和传统的不同了,父母养育孩子的方式与祖父母非常不同,很多父母开始对祖父母不满。当父母试图强迫祖父母接受自己的方式时,结果却破坏了家庭和谐,给家庭关系带来了损害。


  这时,父母可以对祖父母说:“可能你是对的,我考虑一下。”不要和祖父母发生冲突,继续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祖父母喜欢孙子,他们有特殊的地位,可以只宠爱而不用担负太多教养的责任。若爸爸或妈妈被祖父母的溺爱行为困扰,只能说明他们对自己没信心,不知道自己对孩子的影响力有多大。花时间和精力去纠正祖父母的行为徒劳无功,不仅无效,还会增加家庭的紧张和冲突。孩子和祖父母的关系是他们之间的事。我们需要帮助孩子学会怎么回应。祖父母的溺爱会让孩子觉得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很有权力,谁要不满足他的欲望,就是跟他过不去。我们需要帮助孩子改变这样的想法,引导他做出不同的反应,这样就可以消除因祖父母的潮爱使孩子形成的自已拥有无上权力的错误想法。


  博比六岁,他的爸爸妈妈离婚了,爸爸已经再婚。博比从爸爸家回来,鼻子里有凝结的血块。妈妈非常关切地问他怎么了。“她打了我一巴掌, 把我的鼻子打流血了。”“她为什么打你? 你做什么了?”“我念书给她听。”“啊, 那她为什么打你呢?”“因为有个字特别难,我不会念。”妈妈气极了, 那个女人凭什么打我的孩子!那天晚上,妈妈怒气冲冲地给前夫打了电话。第二天,她又打电话给律师。一场纷争就此拉开了序幕。最后,却没有产生任何实际结果。


  当今社会的人际关系比以前更复杂,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罕见。离婚和再婚,对大人和孩子都是个复杂的事情。离婚时双方的敌意常常在离婚后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增强了。很多时候,孩子也不再是无辜的旁观者,他们觉得迷惑不解,然后凭主观想法寻找自己的立场,经常出现的结果是,孩子会让离婚的爸爸妈妈发生更多的矛盾。我们不难想象,孩子为了得到特别的安慰和同情而激发父母的冲突。所以,对妈妈来说,不被这些行为所蒙蔽,或者不要过度夸大,就显得非常重要了。当博比发觉无法再激起爸爸妈妈的冲突,或者妈妈对他在爸爸家中发生的事情没有特别反应,那么博比反而很可能和继母渐渐发展出友好的关系。妈妈可以给博比一些建议, 避免发生冲突(不论真假),也可以跟博比说:“这 是你的选择,博比,我相信你,你能找到和她和睦相处的方式。”


  邻居来找爸爸,不满地说帕特骑自行车撞到了他的儿子埃迪,导致埃迪受了伤(帕特和埃迪都是九岁的男孩)。邻居显然很生气,让爸爸惩罚帕特,保证以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每次发生这样的事,都是你家帕特引起的!”“让你这么困扰和生气,我很对不起。不过你觉不觉得,孩子们之间的冲突,是他们自己的事呢?”邻居有些吃惊,愣了一下说:“你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不会去干涉帕特和朋友的关系。我很确定,只要咱们让他们自己处理,两个孩子的问题肯定会得到圆满解决。”“但是每次都是埃迪受伤,帕特总是故意伤害他。我不能再忍了!”爸爸忍住没有笑,因为埃迪比帕特高大很多。“好几次帕特也受了伤。我只是想,如果咱们俩都不管,孩子们可能会很快厌倦这种相互伤害的方式,转而寻找其他方式的。”“我想,现在是你该好好管管你儿子的时候了!”“我不知道怎么让帕特什么都不做,除非把我和他绑起来,或者我和他寸步不离,我觉得这样的做法对他学会怎么和小伙伴相处没有什么帮助。当然,我会和帕特谈一谈, 看看能不能帮他更好地明白事理,但这是我唯能做的。 ”


  邻居离开后,帕特从另一个房间走进来,他听到了刚才的对话。帕特显得有些神气又有些迟疑。爸爸和帕特对视了几秒,爸爸没有说话。帕特说:“嗯..他骑到了路沿...“帕特,我不需要听这些细节,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俩是不是觉得这样打斗很有趣?因为这样的事让他的父母非常生气。”帕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非常勉强地笑了一下。爸爸说:“也许你和埃迪可以找到其他有趣的游戏。你自己决定,我们来看看你会怎么处理吧。”


  现实生活中,我们需要和其他人接触交流。大人有责任帮助孩子发展出健康的态度和有效的方法。埃迪的爸爸想要控制和操纵两个孩子的关系,这不是在帮助埃迪,而是给了埃迪“爸爸替我搞定”的错误印象,结果造成埃迪在人际交往和社会技巧方面不用做任何努力。而帕特则相反,爸爸让他承担自己处理人际关系的责任,没有任何说教,只是建议他重新审视现有的方式。最后一句话,爸爸表达了自己对孩子的关怀和信任。


  马德琳生气地对妈妈说:“我讨厌凯斯小姐!她是个愚蠢的老师,她很不公平!”“发生了什么事?马德琳。”“她总是当着全班同学笑话我,我拼写错误的时候,她给的评语都很难听,而且每次我举手,她从来不叫我。今天她把我的拼写作业里所有错误的部分念给全班听。我真想杀了她!”马德琳越说越生气,越说越觉得被羞辱了,忍不住大哭起来。妈妈也非常生气:“马德琳,我去找她评理!不能这样对待孩子!”


  妈妈说得对,老师不应该通过羞辱的方式让孩子爱上学习,但妈妈这样的方式也不会有什么帮助。她向老师表达愤怒只能火上浇油。妈妈应该先了解整个情况,接下来她就会发现,马德琳对老师的态度也很容易让人发怒。例如她对老师故意扭过肩膀不看,或者斜着眼睛,她通过这些方式在说“你是个愚蠢的老师”,表达她对老师的轻蔑。


  毫无疑问,马德琳和老师的关系很糟糕。但妈妈要做的,不是改变老师,而是帮助女儿找出问题的所在,并且给女儿建议怎么自己去面对这种状况,引导女儿想出办法,让她和老师的关系有所好转。另外,妈妈也需要用间接的方式让马德琳看到自己错在哪里,因为如果用直接的方式批评马德琳,只会让事情更糟糕。妈妈可以说:“你觉得, 如果一个老师知道她的学生讨厌她,这个老师会快乐吗?”或者,“如果你是老师, 而你的某个学生很讨厌你,你会怎么做?”接下来,等孩子回答了以后,妈妈还可以进步说:“可能确实如你所说,凯斯小姐很笨,我不清楚她是不是这样,但我知道,很不幸,没有人是完美的,能把所有事情都做好。我们只擅长自己会的事情。我很理解,你现在很不高兴,咱们来想想看,你能做什么让自已觉得舒服一些?”妈妈不用质疑马德琳对老师的评价,这样会增加孩子对老师的敌意,并且让孩子为自己辩解。如果妈妈站在老师一边,会引起孩子更多的敌意。如果站在马德琳这一边,则会强化她对老师的轻蔑态度。妈妈只需要认可马德琳的愤怒和不满,然后坦诚地和她讨论,帮助她找到能够促进合作的方式,这就能让事情好转。

  哈里是独生子,在学校表现很差,非要有人逼着他,他才写作业。每天晚饭后,爸爸都要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做完为止。爸爸每课必问,还跟他一起复习, 基本最后都以哈里大哭和爸爸大怒结束。哈里的功课仍然没有进步。


  事实上,这是爸爸在学习,而哈里每晚做的事其实是在证明没人能逼他学习。只要爸爸还在逼儿子学习,逼儿子表现好,继续辅导他做作业,哈里的表现就会继续差劲。


  也许人们听起来有点奇怪,但事实上,爸爸只要做好自己就够了。读书是哈里的事,不是爸爸的。


  有不少老师仍然在按照传统的方式,要求家长陪着孩子做作业。我们要正视这个要求,这样的要求非常容易引起权力之争。我们可以和孩子商量,一起设定一个学习时间,然后帮助孩子养成好习惯,我们需要给予的是对孩子的激励和鼓舞。


  如果孩子在学习上有特定的困难,我们可以找家教来辅导。父母做孩子的家教,通常容易失败,即使父母本身是老师。因为孩子不想用功学习,认为学习不是自己的事情,厌恶学习等现象,大部分与父母有关。有可能孩子是在抗拒父母的控制,反抗父母的标准,也可能是父母为孩子的将来过分担心,想通过家教来增加孩子的责任感。不论是哪一种情况,父母扮演家教的角色,都会增加压力,激化权力斗争。要想帮助上述情况中的孩子学习,最好的办法就是脱离权力之争,单独找一位专业家教老师,并且和孩子说清楚:“如果你不想用功,没有人会强迫你。这全靠你自己, 你来决定要不要用功学习。


  类似的情况也适用于孩子学习乐器。很多孩子喜欢玩乐器,但是不愿意认真投入地练习。当父母插手、介人、施加压力时,结果却把孩子本来很享受的事情变成了令他们憎恨的工作。我们应该做好自己,让音乐老师激发孩子练习。做好自己,不介人孩子的事情,并不是说把孩子扔给老师或者扔给乐器不闻不问,而是说,我们不给孩子压力和批评,而是给予激励和鼓舞。例如我们可以制造让孩子为大人、为伙伴表演,或者几个孩子一同表演的机会。这样,音乐就变得有实用价值,而不是让孩子憎恨的无休止的练习了。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留心什么是孩子自己的事情,并且完全把处理这件事的权利交给孩子。


  妈妈是个单身母亲,工作非常辛苦,她给女儿南茜制订了一个零用钱计划,零用钱可以用来买午饭、坐公交车、买文具,偶尔可以看场电影或放学后买一点零食。一天,南茜带着好友到家里玩,妈妈看到两个小姑娘都戴着新手镯。她问南茜怎么有钱买手镯?南苦说:“我从零用钱里省下来的。”妈妈没有再说什么。朋友走了以后,妈妈痛骂了南茜一顿,诉说自己工作多么辛苦,为了养家多么不容易,自己放弃了多少东西以便让南茜有零花钱,南茜没有按照计划花钱,她有多么伤心难过。


  妈妈想控制南茜的所有事情,甚至她怎么花自己的零用钱。父母把零用钱给了孩子,这些钱就是孩子的了,他们怎么用和父母无关。很显然,南茜从计划项目中省出了买手镯的钱。她付出了一点牺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设想妈妈有个朋友逼迫妈妈用她的钱买朋友自己喜欢的东西,那妈妈定会非常生气,会觉得这个朋友干涉自己,自己怎么花钱不关朋友的事。基于这样的理解,以及平等和相互尊重,妈妈应该只需要管好自己,让南茜自已决定零花钱怎么花。妈妈唯一的责任,是决定给南茜的钱数。如果南茜乱花钱,花完了来找妈妈要,妈妈要坚持住不给。

  当然,我们看到孩子发展出错误的价值观时,可以跟孩子友善地讨论。但是要记住,这样的讨论丝毫没有批评的成分,不然孩子会更加固执已见。可以说“不知道有没有想或者“你想一下,关.....”.或者“如果每个人都这样想,那你猜猜情况会怎样呢”。这样开诚布公的讨论,不会引起孩子本能的反抗。多提出各种可能性,即使有些可能出现的情况我们不能接受,也要提出来让孩子思考。这种客观、全面的处理方式,是培养孩子理性思考和判断的重要前提。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和孩子都会发现,孩子能够形成对他现在和将来最好的能力和价值观。

文章分类: 儿童心理学
分享到: